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1949年,对于张大千来说,是一个重要时间节点。

这一年12月,他离开中国大陆,开始漫长的海外生涯,在以后的几十年里,他的足迹遍及东亚、南亚、南美、北美和欧洲,张大千下半生的居住地主要有三处:巴西圣保罗(1953—1966)、加州蒙特瑞半岛(1967—1976)和台北(1977- 1983)。

国外生活中,比较为人熟知的是巴西这一期间,但作为张大千多年海外旅居生活的最后一站,张大千的加州时光同样是非常重要,却被人所忽略



                                           
 

“张大千加州岁月:文献与作品”展杭州钦哲艺术中心 展览现场


“张大千加州岁月:文献与作品”展于2019年12月8日在杭州钦哲艺术中心揭幕,展览由杭州钦哲艺术中心主办、美国硅谷亚洲艺术中心协办。

120件套的张大千文献资料和作品的集中亮相,既是对张大千的加州岁月这段鲜活的历史的复现,也是对其创作与生活的进一步感知。

从1952年张大千首次访美起,便开始把美国作为他艺术发展的重要舞台,其后他从1967年至1976年,定居加州9年,这是张大千在海外最有创造性、泼彩臻至化境的时期




它是张大千

画中的佳美娥




Carmel-by-the-Sea,海边的克密尔,是位於蒙特利半岛的一个艺术浪漫的小镇,以自然景观与丰富的艺术历史而知名。小镇在最美的沿海公路 Big Sur 以及风景优美的十七哩公路 (17 miles) 尽头,有许多艺术家以及作居住於此,让小镇充满着独特的艺术风格。



 

《墨荷》题跋中,把克密尔译为佳美娥。(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私人收藏)



 
克密尔的旖旎风光,也很吸引张大千,如他在作品《墨荷》题跋中,就把克密尔译为佳美娥。也许是克密尔的蒙特利半岛独特柏树(Monterey Cypress)的启发,这让他想起了他想起了早期画中的中国松柏。


 
1967年8月28和29日苏立文带摄影师去克密尔为张大千拍摄彩色电影纪录片的镜头。(图片提供:旧金山州立大学)


张大千在美国有过12个画展,以加州最多。加州前期(1967-1970)与八徳园后期(1963-1968)有叠合。这一叠合期是张大千泼彩的高峰期,加州的气候和阳光给张大千带来一种非常新奇的体验。他居住的十七英哩海岸线的海水颜色变化和云雾,成为他绘画中的创新题材。

对此,策展人硅谷亚洲艺术中心馆长舒建华表示:“张大千的艺术和人生,是以1949年为界,分为前后两段,宏阔幽邃犹如大峡谷。其‘古意’和‘新意’兼具上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在20世纪中国绘画史上无人可比肩,在20世纪世界绘画史上,也是值得大书特书。”

克密尔城,松涛海浪,景色佳绝,那是张大千的心爱之地。长髯翁松间盘桓,高古入画。身处此景中的张大千,被侯北人拍摄的照片,一一记录了下来。


 
                               
照片均为侯北人摄。上图是郎静山为张大千造像。(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这组由侯北人所拍摄的照片还原出这样一个场景:那天,张大千、郎静山、侯北人三个人那天从住的旅馆里到北加州太平洋海岸的蒙特利半岛(Monterey)很有名的风景点“十七英里” (17-Miles Drive)海岸线,侯北人拍下很多张大千的表情、松树底的姿态以及对松树的观察。

另一张照片是张大千坐在旅馆边上的一棵松树下的一块石头上,正好郎静山要给张大千拍一张照片,这时,侯北人便把这两人就都拍了进去。

舒建华透露说,在侯北人提供给美国硅谷亚洲艺术中心近60多张的张大千照片里,有不少照片也都是首次公布。

其实从1956年开始,张大千就已经多次来过加州,访友、办画展。在1967年7月22到8月13日, 斯坦福大学博物馆曾举办过《张大千画展》。展览由斯坦福大学东方艺术系教授苏立文策展,开幕当日下午1点半,旧金山中华联谊会和斯坦福大学中国学生会,在斯坦福大学学生活动中心为张大千举办盛大欢迎会。


 

1967年7月22到8月13日, 斯坦福大学博物馆举办《张大千画展》。(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策展人、斯坦福大学东方艺术系教授苏立文与张大千在展厅。(图片提供:张之先)


 

7月22日开幕当日下午1点半,旧金山中华联谊会和斯坦福大学中国学生会,在斯坦福大学学生活动中心为张大千举办盛大欢迎会。(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一份洋洋洒洒写满近200名嘉宾全名的签到记录本,成为当时开幕盛况的一份珍贵记录,更为重要的是,它为研究张大千当时在加州的交游圈,提供了一份完整的的全名名字资料

“因为大千先生在送别人的画时,他签名是只有名字没有姓的,这是表示对于对方的尊重。”舒建华表示,这一签名册为了解张大千往来赠画记录,提供很好的佐证:“有时候看到张大千送别人的画上,只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但不知道姓什么,从这个签名册上面就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八德园”到“可以居”      热闹的异乡

舒建华透露说,张大千在加州最核心的交流圈有三位:一位是张学良长女张闾瑛的丈夫、加州大学教授陶鹏飞;另一位是侯北人;以及在加州卡梅尔经营画廊的郑月波,这是张大千非常密切的交友圈。

 

张大千1967年6月在邱氏旅馆会见陶鹏飞(中)和侯北人(左)。(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在1968年夏天,张大千正式在克密尔城购宅,将居所命名为“可以居”,相较于巴西住宅“八德园”的壮观,加州“可以居”显得朴素许多,但却不妨碍张大千在美国的交友生活。

 

1968年夏天,张大千在克密尔城购宅,名“可以居”。(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1949年,对于张大千来说,是一个重要时间节点。


这一年12月,他离开中国大陆,开始漫长的海外生涯,在以后的几十年里,他的足迹遍及东亚、南亚、南美、北美和欧洲,张大千下半生的居住地主要有三处:巴西圣保罗(1953—1966)、加州蒙特瑞半岛(1967—1976)和台北(1977- 1983)。

国外生活中,比较为人熟知的是巴西这一期间,但作为张大千多年海外旅居生活的最后一站,张大千的加州时光同样是非常重要,却被人所忽略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张大千加州岁月:文献与作品”展杭州钦哲艺术中心 展览现场




“张大千加州岁月:文献与作品”展于2019年12月8日在杭州钦哲艺术中心揭幕,展览由杭州钦哲艺术中心主办、美国硅谷亚洲艺术中心协办。




120件套的张大千文献资料和作品的集中亮相,既是对张大千的加州岁月这段鲜活的历史的复现,也是对其创作与生活的进一步感知。

从1952年张大千首次访美起,便开始把美国作为他艺术发展的重要舞台,其后他从1967年至1976年,定居加州9年,这是张大千在海外最有创造性、泼彩臻至化境的时期




它是张大千

画中的佳美娥




Carmel-by-the-Sea,海边的克密尔,是位於蒙特利半岛的一个艺术浪漫的小镇,以自然景观与丰富的艺术历史而知名。小镇在最美的沿海公路 Big Sur 以及风景优美的十七哩公路 (17 miles) 尽头,有许多艺术家以及作居住於此,让小镇充满着独特的艺术风格。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墨荷》题跋中,把克密尔译为佳美娥。(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私人收藏)




克密尔的旖旎风光,也很吸引张大千,如他在作品《墨荷》题跋中,就把克密尔译为佳美娥。也许是克密尔的蒙特利半岛独特柏树(Monterey Cypress)的启发,这让他想起了他想起了早期画中的中国松柏。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1967年8月28和29日苏立文带摄影师去克密尔为张大千拍摄彩色电影纪录片的镜头。(图片提供:旧金山州立大学)




张大千在美国有过12个画展,以加州最多。加州前期(1967-1970)与八徳园后期(1963-1968)有叠合。这一叠合期是张大千泼彩的高峰期,加州的气候和阳光给张大千带来一种非常新奇的体验。他居住的十七英哩海岸线的海水颜色变化和云雾,成为他绘画中的创新题材。




对此,策展人硅谷亚洲艺术中心馆长舒建华表示:“张大千的艺术和人生,是以1949年为界,分为前后两段,宏阔幽邃犹如大峡谷。其‘古意’和‘新意’兼具上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在20世纪中国绘画史上无人可比肩,在20世纪世界绘画史上,也是值得大书特书。”

克密尔城,松涛海浪,景色佳绝,那是张大千的心爱之地。长髯翁松间盘桓,高古入画。身处此景中的张大千,被侯北人拍摄的照片,一一记录了下来。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照片均为侯北人摄。上图是郎静山为张大千造像。(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这组由侯北人所拍摄的照片还原出这样一个场景:那天,张大千、郎静山、侯北人三个人那天从住的旅馆里到北加州太平洋海岸的蒙特利半岛(Monterey)很有名的风景点“十七英里” (17-Miles Drive)海岸线,侯北人拍下很多张大千的表情、松树底的姿态以及对松树的观察。

另一张照片是张大千坐在旅馆边上的一棵松树下的一块石头上,正好郎静山要给张大千拍一张照片,这时,侯北人便把这两人就都拍了进去。

舒建华透露说,在侯北人提供给美国硅谷亚洲艺术中心近60多张的张大千照片里,有不少照片也都是首次公布。

其实从1956年开始,张大千就已经多次来过加州,访友、办画展。在1967年7月22到8月13日, 斯坦福大学博物馆曾举办过《张大千画展》。展览由斯坦福大学东方艺术系教授苏立文策展,开幕当日下午1点半,旧金山中华联谊会和斯坦福大学中国学生会,在斯坦福大学学生活动中心为张大千举办盛大欢迎会。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1967年7月22到8月13日, 斯坦福大学博物馆举办《张大千画展》。(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策展人、斯坦福大学东方艺术系教授苏立文与张大千在展厅。(图片提供:张之先)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7月22日开幕当日下午1点半,旧金山中华联谊会和斯坦福大学中国学生会,在斯坦福大学学生活动中心为张大千举办盛大欢迎会。(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一份洋洋洒洒写满近200名嘉宾全名的签到记录本,成为当时开幕盛况的一份珍贵记录,更为重要的是,它为研究张大千当时在加州的交游圈,提供了一份完整的的全名名字资料

“因为大千先生在送别人的画时,他签名是只有名字没有姓的,这是表示对于对方的尊重。”舒建华表示,这一签名册为了解张大千往来赠画记录,提供很好的佐证:“有时候看到张大千送别人的画上,只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但不知道姓什么,从这个签名册上面就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八德园”到“可以居”

热闹的异乡




舒建华透露说,张大千在加州最核心的交流圈有三位:一位是张学良长女张闾瑛的丈夫、加州大学教授陶鹏飞;另一位是侯北人;以及在加州卡梅尔经营画廊的郑月波,这是张大千非常密切的交友圈。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张大千1967年6月在邱氏旅馆会见陶鹏飞(中)和侯北人(左)。(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在1968年夏天,张大千正式在克密尔城购宅,将居所命名为“可以居”,相较于巴西住宅“八德园”的壮观,加州“可以居”显得朴素许多,但却不妨碍张大千在美国的交友生活。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1968年夏天,张大千在克密尔城购宅,名“可以居”。(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张大千海外生涯最后一站,120件珍贵文献复现张大千9年加州岁月

张大千在可以居与朋友们摆龙门阵。(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在这些被文献、作品记录下的加州时光里,侯北人与张大千谊在师友之间。

 
两人相识于1953年的香港,通过共同的朋友朱省斋的介绍,侯北人与张大千首次在香港九龙高岭梅家中相识,当1967年张大千准备要去加州的时候,他们已经有8年密切的往来。张大千在可以居与朋友们摆龙门阵。(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1967年春,张大千和夫人徐雯波来硅谷的拉斯阿托城,在侯北人、张韵琴夫妇的老杏堂赏花。(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张大千在老杏堂客厅里摊开印本,讲解1968年在八德园完成的长卷《长江万里图》的创作过程。(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侯北人据张大千的解说,撰文《大千先生畅谈长江万里图》,寄香港《明报》月刊发表

 
1969年,张大千完成最有名的长江万里图,当时在香港的高岭梅给他出版了一本1:1印的《长江万里图》折页,那天在陶鹏飞家里,张大千很高兴的把这本印刷品铺在地毯上,仔细讲述了自己的创作过程,侯北人就把它记录了下来。



侯北人现场纪录稿。在讲到安徽贵池时,有关刘备夫人孙尚香的典故时,张大千吟诵了徐渭的诗句“思亲泪落吴江冷,望帝魂归蜀道难”,并用笔写出。(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本次展览中,首次呈现出的这份长达4米的《长江万里图》记录稿,不仅直观还原出张大千创作长江万里的构思,还以画图的方法,详解出张大千如何从岷江索桥画长江出海口的过程,其中个别的文字还是张大千亲手书写:“因为他有四川口音,引用的一些诗词,侯北人和陶鹏飞听不清楚,他就拿过笔自己把思路写在上面。” 舒建华说:这一记录稿对于理解张大千《长江万里图》的创作是最权威、也是第一手的资料。”

 
“可以居”里发生的故事还有很多,比如张大千招待来来往往的朋友:


张大千和夫人徐雯波在可以居接待来访的方召麐。 (照片摄影:Roger Fremier; 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还有一起交流画艺的场景:

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的学生Roger Fremier拍摄下关于张大千100多张的黑白照片,当时没有摄影机,他用胶片机以连拍的方式拍下张大千画荷、客厅座谈以及餐桌吃饭的一些照片,这两批照片也是首次公布。


1970年张大千在可以居为亲友挥毫。(照片摄影:Roger Fremier; 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他所拍摄的一组黑白照片里,方召麐、张大千夫人徐雯波、儿子张葆罗一起看张大千在“可以居”的画桌上,如何画一张4尺全开的墨荷的照片,整个照片非常生动,从初始前情绪的酝酿,到画荷杆、荷叶……整个过程全部都记录了下来。


在本次杭州展览中,还有一件新增加的张大千手札,这是他在加州写给在巴西八德园的女弟子王旦旦的,信中这样说道:旦旦贤侄:日前得与尕姐、丑妹同寄之函,慰甚。香港恶化日甚,不知令堂与侄兄弟已决定迁移否?吴伯处爰曾托,侄亦当去函恳请之,吴伯事忙,又因公司事太麻烦,若不催促之,恐遂忘记。家中诸事劳侄照料。至感。家用知又告罄,请再向沈伯处再挪借若干。爰日內当兑回。绵绵喜达小花,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梅花想已开谢,望以开时详情见告。八月九日,爰。


注释:此函写于1967年。张大千居加州,写给居八德园的女弟子王旦旦。尕姐、丑妹为张大千女儿,绵绵为孙女。吴伯即吴嘉棠(1913-1983),为王旦旦父亲王植波在上海圣约翰大学同学,名报人,1967年起任香港发展局驻北美代表,居纽约,也是张大千好友。沈伯即沈武侯,八德园的管家

 
 
除了谈局事、家事以外,还谈论花事,特別能体现出张大千圆到和天趣的一面


遥远的思亲情

1971年底,张大千在17英里海岸线边购置环荜庵,并扩建画室于1972年9月启用。


 
 
环荜庵位於十七英里风景线的西班牙湾附近,海天浪色之幻美,古木悬崖之奇峭,为张大千心赏之地。( 图片摄影:乐恕人。图片刊于《张大千诗文集》,乐恕人编,1984年,黎明文化公司。)


1973年春节张大千创作的仕女画,正月初一在环荜庵对亲友说画中美女下巴不用勾线,留白天成。(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私人收藏)


 
朋友圈很热闹,创作上也很有激情,但事实上,张大千在加州的生活也有不如意的地方。


首先是经济状况,1972年,张大千他把他珍藏的最后一本、也是最好一本的石涛册页卖给阿瑟·赛克勒后,在由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出版的印本上题词赠侯北人。


张大千转让珍藏石涛册页予阿瑟·赛克勒後,在由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出版的印本上题词赠侯北人:“大风堂仅余石涛之一册,亦以易米矣,北人道兄当为我慨叹也。弟爰,六十二年癸丑嘉平月。” (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题词上说:“大风堂仅余石涛之一册,亦以易米矣,北人道兄当为我慨叹也。弟爰, 六十二年癸丑嘉平月。”大意是说:这本册页一直跟随着自己,但是最后因为家里开销太大,只好强忍它卖掉。

事实上,在1972年-1973年,张大千在加州的经济状况非常困难,当时他的画卖的并不很好,一幅4尺全开的作品,大概卖2000-3000美金,但是开销太大,这个时候他收藏的古代书画几乎全都卖光:《溪岸图》卖给了王季迁,剩下的八大山人卖给了王方宇,最后一本石涛册页卖给了赛克勒,所以才有了上面这段伤感的话。

另一个是遥远的思亲之情,洪兰友的女儿洪娉回忆起张大千有一次在看完京剧《打渔杀家》后很激动,让侯北人打电话给自己,说回想起当日她唱的《打渔杀家》时,感动着他直想哭。

当时这令只有二十岁、又只是业余票友的洪娉很不解,其实,张大千是想起了自己远在国内的长女张心瑞,这种不得不的两地分别,令他触景伤情。
1976年1月,张大千移居台北, 1977年2月,他从台北短暂回加州,处理环荜庵事务,5月1日赴台,再无来加州。
 

 
独家对话

在艺 X 舒建华

硅谷亚洲艺术中心馆长

在艺:2019年是张大千诞辰一百二十周年,海内外很多机构都举办了相关纪念展,可否谈谈我们这次展览的相关情况?

舒建华:杭州钦哲艺术中心2019年12月8日开幕的《张大千在加州:文献与作品展》,是今年全球各公私艺术机构举办的张大千诞辰120周年纪念展的最后一场活动。展期一个月,展出120件套的张大千文献资料和作品。

 



“张大千加州岁月:文献与作品”展杭州钦哲艺术中心 展览现场

 
 
在艺:今年五月在硅谷亚洲艺术中心也举办了同名展览,移师杭州的这次展览与五月份的是不是有一些不同的考虑?杭州展出与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是否有所不同与侧重?

舒建华:两地展览內容主体相同,少量有差別。考虑到旧金山和杭州是当代世界非常嘱目的大湾区综合体,通过张大千这个独特的艺术家,來提供一些链接。

 

张大千1968年泼彩《瑞士雪山》。题识:爰翁。钤印:戊申、大千唯印大年。(图片摄影:张为先)(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私人收藏)

 
在艺:如何看待张大千加州创作作品的重要性?

舒建华:加州时期他达到泼彩的最高峰,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用朱砂、石青、石绿等矿物颜料可以跟水墨一样得心应手,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也是他在加州最得意、最高兴的事情。

在艺:除了张大千与侯北人、郑月波、陶鹏飞核心交友圈外,还有其它的交友圈吗?

舒建华:还有另一个交友圈:旧金山是美国通往亚洲的最繁忙的中转站之一,很多亚洲政商两界的重要角色都会在旧金山停留,他们也一定会去拜访张大千、董浩云、高岭梅、蔡孟坚……都会不定期有所往来。


 

张大千在可以居的花园与侯北人、张韵琴夫妇(左一、右一)、蔡孟坚(左二)等友人。(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有一位特别人物何凤山,在二次世界大战的前期,他是中国驻维也纳的总领事,当时冒着危险给2000多名犹太人发了逃亡中国的签证,被称为“东方辛德勒”,何凤山后来也移民到旧金山,刚来的时候张大千和朋友还给他开了一个欢迎会,展览的有一张照片就是他们的合影。
 

1975年10月,旧金山退伍军人礼堂举办的金素琴京剧表演结束後, 张大千与友人登台庆贺并合影。左起:何凤山(原中国驻维也纳总领事)、夏道师、王生昌、金素琴、徐雯波、张大千、侯北人、姚克。(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在艺:对于这些文献资料中照片的梳理与研究意义是什么?

舒建华:这些图片并不是简单的社交场景,而是能够深层反映张大千内心与情境的文献资料,这对于我们理解他的创作历程非常有好处。张大千作品现在越来越贵,他的一生画了大约4万张画,但是拍卖记录可能有10-20万张,所以对于他的展览与研究,原始的文献是非常重要的部分,艺术品市场中如果有同样一张差不多的张大千作品,有出版图录的价钱就会贵很多,这就是权威和可靠性。

在艺:在对张大千文献的梳理中,有没有一些新发现?

舒建华:比如1967年张大出过一本画册《甲乙丙丁集》,起初我们不知道名字的意思,后来今年5月份展览的高岭梅女儿高美庆教授来,她说:1964是甲辰年、1965是乙巳年、1966是丙午年、1967是丁未年,《甲乙丙丁集》就是这么由来的。

 

张大千先生画萃《甲乙丙丁集》(图片提供:侯北人)

 
在艺:通过照片史料,张大千与我们认知的有没有不同?

舒建华:通过这些文献可以重建与复原张大千在加州重要生活与工作的场景,以前只能通过文字或者他自己创作的作品来描述,现在通过第一手的的文献资料的照片把它复原起来,非常珍贵。




在艺:在加州时间张大千的经济上困难是什么原因?

舒建华:张大千永远是缺钱的,但在加州是他最缺钱的时候,有几个原因:一方面是当时尼克松访华之后,中美的关系开始缓和,他与很多国内的亲友就联系更为紧密,他需要资助国内的亲友,这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另一方面,他当时在海外的子女也有近10个,子女逐渐成人,上学、成家也是一笔需要负担的费用;还有第三个原因是在1972-1973年,西方的石油危机导致整个经济和艺术市场都不景气,张大千在1976年就决定正式移居到台湾,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经济上的原因,尤其是医疗费用以及语言沟通上的考虑。

 

1967年8月19日到9月4日,拉克画廊首次举办张大千画展。(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在艺:经济的困难也没有影响他在加州的创作?

舒建华:经济上的困难反而激发他创作的数量,他的加州时间在拉克画廊就做了三个个展、两个联展,展出作品数量非常高。

在艺:这次展览是文献跟作品,展览作品的部分的亮点是什么?

舒建华:有一幅尺幅很大的作品是张大千与郑月波合作《鱼戏图》,张大千画浮萍、郑月波画鱼,六尺全开的作品,上面所题宋代王佐才《赠徐子虚画鱼》,张大千把浮萍的感情寄托这之上。

 


张大千与郑月波合作《鱼戏图》(图片提供:郑月波家属)(私人收藏)



 
在艺:张大千和郑月波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舒建华:他们之间不是师生关系,是非常好的朋友,张大千比郑月波大9岁。郑月波从1967年4月份开画廊一直到1974年将近7年时间,离张大千住的地方很近,他们两个经常一起合作画,一起合作的画有100多张,数量非常多。张大千在美国期间能够一起切磋的人并不多,郑月波杭州国立艺专第一届毕业生,学西画出身,他们两个人的画风非常不一样,所以难得在画技上有能够深入切磋的朋友。


 

张大千跋郑月波画(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私人收藏)

 
在艺:除了照片与作品外,还有没其他重要文献资料?

舒建华:还有一些书信往来,八德园的后期1963-1968年与加州的前期1967-1970年是重合的,张大千在加州时,他还有家人、学生在巴西,所以会有通信往来。比如张大千与他 “八德园” 弟子王旦旦通信中,就可以看出他在交待家里的事情,有对学生的关心,也有分享自己的生活趣事。

在艺:张大千对待学生上是一种怎么样的教导方式?

舒建华:非常严格,王旦旦喜欢石涛,不喜欢古代青绿山水,但张大千偏要让她画青绿山水,还把自己收藏的宋代《江堤晚景图》拿出来,交待王旦旦必须1:1临摹下来。




在艺:为什么会向学生们去强调青绿山水的重要性?

舒建华:张大千有一个原则:我的学生不能只画一种画或画一种风格,你应该是无所不能的,这是他对他自己学生的要求,他要求学生除了要会画石涛这一路水墨味道、写意性比较强的作品外,还要会画工笔很强的青绿山水。他强调画路一定要非常深远,就像他对自己所说的,要有深度、广度、高度。

在艺:张大千文献中,有一大块是展览图录,其展览图录也是极具收藏价值。有人收藏张大千画册达1200册,还说“无止无尽”。除了与美国相关的文献,是不是对张大千整个的文献也很有关注?

舒建华:我们没有统计过,据说比较可靠的图录大概有500种左右,这些都是他生前出的,或者生后权威机构出的。

 

1975年10月11日到11月1日,拉克画廊举办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张大千画展。(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档案)

在艺:您如何看待现在对张大千作品的学术跟价值上的认定?

舒建华:2015年是一个分水岭,这一年中国的艺术品收藏界观念上发生重大改变,认为20世纪最重要的画家,不是齐白石而是张大千。从各种数据和展览中就可以看得出来,张大千的画风的多变,从早期、中期、晚期,尤其他的中晚期是面向国际化开放的部分,他的泼彩、泼墨的开放性,是齐白石没有办法比的,所以如果现在去看同样的展览,会发现张大千的展览比齐白石展览好看的多。

在艺:两者的不同?

舒建华:齐白石有非常独特高雅的一面,也有代表中国文化的一面;但是张大千代表着中国文化里继承的创新的重要一面,博大和深沉的一面。我认为20世纪最重要的中国画家一定是张大千,而且现在也成为一种共识,张大千魅力更加强大。

在艺:在您看来,张大千现在的市场行情属于什么情况?

舒建华:张大千现在所有的作品连信件都能卖高价格,已经没有市场盲点。他1940年以前、40岁以前的作品,因为是他并不成熟的时期,这些作品价值并不会太高;他第一个比较高的价格时期是他从敦煌回来后,工笔富丽堂皇的作品市场比较追捧;而他50-60年代泼彩、泼墨时期,作品数量是相当大的,但现在的价格是越来越高,尤其是泼彩时期。


 

1956年夏张大千会晤毕加索。(图片提供:高镭)(私人收藏)

舒建华(左)、彭辰(右)与张大千长女张心瑞合影,2019年5月于硅谷亚洲艺术中心

在艺:还有一个数据是2011年以来,张大千的拍卖总量和销售额总量都已经超过毕加索,是否可以做这种比较?

舒建华:完全可以,如果我们平行比较一下毕加索的创作历程与张大千创作的历程,会发现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最顶级的张大千作品的价格和最顶级毕加索的价格,现在是一样的。但是张大千先生的公子张葆萝比较反感“把张大千比作东方毕加索”这种说法,他认为为什么要用毕加索去衡量张大千?所以我希望随着中国国家的力量和实力地位的越来越高,或许有一天毕加索会被称为“西方的张大千。”我希望中国文化有这么扬眉吐气的一天。

在艺:硅谷亚洲艺术中心自2004年开始运营以来,对张大千的艺术、交友圈和文献一直以来研究与关注,可否谈谈主要的工作?

舒建华:我们是一个开放性的资料库,我们很多文献是由张大千门人好友送给我们研究的。硅谷亚洲艺术中心自2004年开始运营以来,因为地缘之故,我们对张大千的艺术、交游圈和文献一直深切关注,做过《六十年後看大千》(2007年)、《精丽写神——孙家勤画展》(2010年)、《大风飞扬——大风堂及门下画展》(2014年)、《风云一顾盼——伏文彦画展》(2016年)和《艺术墙——大风堂三代画展》(2017年),得到张心瑞、张葆萝和家人、张大千入室弟子孙家勤、伏文彦以及其他前辈们的大力支持,这些展览都相当成功。




在艺:是否后续还有其他展览计划?

舒建华: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明年5月份会策划张大千晚年的弟子王旦旦的重要展览,她和大千学画的时候才15-16岁,这些作品以临摹的为主,也有大千先生帮她题跋的以及送给她的作品,我们把这些整理出来,目的是想把到八德园的后期与加州前期这两部分叠合期做认真的研究。

 




-
 


展览信息

张大千加州岁月——文献和作品展

杭州钦哲艺术中心

2019.12.8至2020.1.8 (周末预约开放)

杭州市江城路水门南弄3号锦绣创意园2号楼




-END-

来源:在艺
 
 

Top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