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片纹葵形水洗   2012   D24cm H5.8cm

    冰片纹葵形水洗   2012   D24cm H5.8cm

  • 冰片纹葵口渣斗   2012   D14.6cm H13.8cm

    冰片纹葵口渣斗   2012   D14.6cm H13.8cm

  • 冰片纹花器   2012   D10cm H17cm

    冰片纹花器   2012   D10cm H17cm

  • 冰片纹鬶式炉   2012   D16.5cm H12.5cm

    冰片纹鬶式炉   2012   D16.5cm H12.5cm

  • 冰片纹觚形花器   2012   D13.3cm H20cm

    冰片纹觚形花器   2012   D13.3cm H20cm

  • 仿汝窑棱纹文具组   2013

    仿汝窑棱纹文具组   2013

  • 冰片纹笔筒   2012   D14.3cm H13.7cm

    冰片纹笔筒   2012   D14.3cm H13.7cm

  • 乌金玄釉海棠文具组   2013

    乌金玄釉海棠文具组   2013

  • 梅子青竹意文具组   2012

    梅子青竹意文具组   2012

  • 仿石笔舔   2012    L:26.7cm  H:5.5cm  W:20cm

    仿石笔舔   2012    L:26.7cm H:5.5cm W:20cm

  • 乌金玄釉冲天耳彝炉   2013    D:13.8cm  H:12.8cm

    乌金玄釉冲天耳彝炉   2013    D:13.8cm H:12.8cm

1 /
展览介绍
序 言 
 
     多年以前,我听人谈论宋词之美,突然冒出龙泉窑来。错愕之余,才发现原来主题是宋瓷之美,“词”、“瓷”同音,我误会了。事后一想,这也是个美妙的误会。比起唐诗的青春和激昂,宋词更显得成熟和深密;比起唐三彩的绚丽和张扬,宋瓷更显得素雅和沉静。这样说来,宋词和宋瓷可以不分彼此,足可象征宋代文化。史学大师陈寅恪先生尝言:“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收藏大家王季迁先生也曾感叹:“中国人艺术品味之败坏,蒙元是一厄,明朝稍有补救,而满清又是一厄,自此不可收拾。”我们只要把清三代的粉彩官窑瓷器、元青花和宋瓷稍一比较,即可印证王先生之言。
      我向来不是个悲观主义者,坚信今日之中国,只要经济繁荣、民生安定、思想自由,艺术创作和鉴赏的品味自然能够提升。近十年来,我一直很留意河南、河北、江西、浙江陶艺家们复兴宋瓷的成果,尤其是对浙江龙泉青瓷的新作品继承中有创新,有深刻的印象。非常感谢中国财税博物舘吕建富副舘长的引见,我有机会认识龙泉青瓷艺术家王文宾先生,两年来八次去他的工作室参观和求教。文宾长我一岁,生于浙江西南部的遂昌县,爱青瓷入骨,一九九二年辞去中学教职,投入全部的心力和财力,去邻近的龙泉县学习研制青瓷,在当地瓷艺专家杨永祥、刘章生等悉心指导下,用了十年的时间解决了瓷泥、釉水上的难关,成了龙泉青瓷的后起之秀。他的多件作品在省级和国家级的评比中获得大奖,作品《天心》被北京中南海紫光阁珍藏。他创制的乌金釉艺品,保持了青瓷沉稳素净的底气,同时增添了厚拙的金石气。
在杭州钦哲艺术中心的大力支持下,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有机会在2013年12月24日到2014年1月12日间展出王文宾120件作品,这是他过去两年时间里全部心血所系。作品有青瓷和乌金釉两大类,以笔筒、笔洗、香薰、印盒、水器等文房用品为主,因此,展览定名《古调》。它和古人“古调虽自爱,今人不多弹”的顾影自怜没有什么关联。文宾的坚韧、英气、才情以及我们大家对他作品的热爱,使古雅中洋溢着创新的力量。
      陈寅恪先生赞叹宋代文化成就之高, 说“后见衰微”,紧接又补了一句“终必复振”我很愿意引用最后“终必复振”四字,与文宾共勉,也与观众朋友们共勉。
   美国硅谷亚洲艺术中心舘长、杭州钦哲艺术中心舘长 舒建华
                                                    2013年11月

< 返回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