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丹青灿然侯北人专访

发布时间:2014 / 04 / 09

 

   2013年11月,丹青灿然——侯北人艺术展在浙江美术馆顺利举办,紧接着2014年4月2日,央视10套《大家》栏目又推出了侯北人的专访,银幕里98岁高龄的老人意气风发,丝毫不见衰颓,红色装束如他画中一般,铿锵而坚实。访谈中,侯老从他自儿时学习图画讲起,一直说到今日仍坚持的艺术创作,纵观其一生跌宕,斑斓,再去细细品味侯老的丹青,更有一份独特的感受。

  青年时的侯北人,放弃了从政而抓起了画笔,这一抓,就是一生。在他述说的艺术创作道路上,黄宾虹和张大千是对他来说举足轻重的恩师,益友。有句话,我记忆犹新:“我初到黄宾虹的画室,他和我说,在我这里,你不要学我的画,这样将来就不会有人说你是黄宾虹,你,是侯北人。”起初我不理解,细细一想,艺术正是如此,之所以能用一生去追寻,因为循着艺术的道路前行,就是在做一个真正的自己,成为大家。十岁离乡,二十岁离国,带着对家乡的牵挂和爱,侯北人居美国加州一晃七十余载,期间与张大千的相识,是件幸事。谈起张大千的泼彩,侯老娓娓道来:“张大千爱梅,也爱杏花,加州3月杏花满山,我就函邀大千来共赏,他兴奋地答应。谁知去接大千的那天下起了春雨,加州春季多雨,我提醒大千不要为赏花而湿身,大千却豪情逸致地在杏园里踱步,叹春雨中的杏花让他想到了苏州园林的雅趣,也想起了家乡。不久后张大千赠我《杏花春雨图》(昆山侯北人美术馆收藏),并要和我讨论技法,我一看便知是当时场景。这是张大千第一幅泼彩作品,也是他在泼彩上的第一次尝试和探索。”常有朋友在看过侯北人张扬的泼彩后问我,这是否和张大千有些许相似,我觉得,他们在探讨中国传统绘画如何在美国这块异土延续下去的过程里,在无数次的尝试里,发展了泼彩这种技法,看似狂徒乱摸,却是营造了一种意境。纵使同是泼彩,两人仍有不同,相比之下,较年轻的侯北人用色更大胆,颜色更纯正。他的一方印正好印证:色胆包天。  

钦哲艺术中心 郭进夫

 

2014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