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哲雅集——2014拍卖市场中的水墨新象

发布时间:2014 / 06 / 05

      随着春拍的脚步,在北京各大拍卖行相继举锤,钦哲也随之把目光焦点放在新水墨的拍卖市场和发展前景上。匡时、保利、嘉德三大巨头各自推出多个新水墨专场以及主题讲座,匡时还策划了“当代水墨艺术品评鉴” vip之夜,包括刘益谦在诸多路知名评论家、艺术家、收藏家纷纷到场。由此可见在当前的市场需求下,当代新水墨具有它特殊的生命力。可是这个艺术界的新宠儿的定义现在还很模糊,由于它根植传统,早期却在境外崛起和发展,受西方艺术思维影响强烈,现在又回归本土,导致新水墨概念的混沌和定义的游移,这更需要我们从各个角度去认真理解、分析这一生机勃勃的艺术新象。

 

      黄胄1987年作《套马图》以3795万成交

 

      因为踩着传统中国绘画艺术和当代艺术两条船,市场对于新水墨的态度就好像欲要重现之前中国当代油画一炒冲天一样,虽然知道这一概念还没有完全稳定,学术支持也没有完善建立,但市场在热钱的推动下,显然已经顾不得许多了。看好“新水墨”是因为它具备了一些条件:
1、最早西方首先挖掘了这个概念,但内地反应迅速及时跟进,不然又要重蹈中国当代艺术的覆辙(开发落后被外人先得头筹);
2、文化上的颠覆性和创造力始终源自传统书画的,这是中国人骨子里的情节;

3、它时尚,领域又宽泛,既前卫又具备相当的群众基础。

 

       徐冰2013年作《桃花源记》以720万成交

       新水墨虽然已经成为市场的一股新兴势力,但它最大的缺陷就是概念上的混沌和定义的游移。从2012年北京嘉德首开内地新水墨专场——“水墨新世界”开始,各大拍卖行在“新水墨”、“当代书画”、“当代水墨”以及之后的“当代文人”、“新文人画”等名词之间来回徘徊,也没有在概念上确定新水墨的位置,更不要说如何归类哪些作品称得上是真正的新水墨了。但市场并不计较这些,好像怎么定义并不重要,只要市场反应好。

       最早的新水墨艺术家应该是林风眠、吴冠中等提炼西方思维,利用东方手法进行创作的艺术家,新心态、新视角,用一种开放的姿态呈现他们的审美理解,笔墨贴进生活、文化,又超出传统笔墨的范畴。这是海外华人艺术家具备的优势,他们在创作时并没有在乎自己到底是在研究新水墨还是当代艺术,更不会知道现在大把中国艺术家都以栖身“新水墨”而感到骄傲。

 

      拍卖中的郑重宾作品《区域》 最终以18万成交


      “新水墨”的不成熟在拍卖市场看来或许也是其优势所在,学术界没有明确它的核心价值也没有充分认可它的学术地位,反而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如今的“新水墨”具备的特点和优势,我们不用怀疑它的未来,随着市场环境稳步发育,只要在做对选择,一定会出现一位又一位林风眠、吴冠中。

 

      吴冠中八十年代作品《江南水乡》匡时估价220万至250万

 

      赵无极1974年作《14-11-74》以540万成交

      此次钦哲艺术中心馆长舒建华将和大家一起讨论“新水墨”的市场新象,期待大家到来。 


------------------------------------------------------------------------------------------------------------------------------------------------------------------------------------------------------

 

钦哲雅集——2014拍卖市场中的水墨新象
时间:2014年6月7日下午14时30分
地点:钦哲艺术中心 杭州市江干区民心路万银国际4001